《我不是药神》:这世间最难的,是活着

卡娃 卡娃微卡 07月10日

生存不是理所当然,而是一种幸运。

相对于那些在疾病痛苦之中,为了活着而挣扎的人,你我只是足够幸运而已。

相信大家和卡娃一样,这几天的朋友圈都被《我不是药神》刷屏了。

豆瓣36万人评价,综合9.0的罕见高分;点映破亿,上映四天破十三亿的惊人票房;大V推荐,社交平台上口耳相传的零差评口碑,让成千上万人揣着期待走进了电影院,然后在影院昏暗的光线里哭到颤抖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,取材于当年轰动全国的“陆勇案”。

但与其说这是一部讲述小人物在生死面前迸发善良、救助他人的故事,我更愿意说这是一部关注中国医药问题的电影,揭露的,是穷人在天价医疗费面前痛苦挣扎的社会现状。

徐峥饰演的主人公程勇,因为付不起父亲八万元手术费,走上了走私药品的道路;

白血病病友群群主思慧,为了支付年幼患病的女儿的医药费,开始在歌舞厅做钢管舞女郎;

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,为了不掏空妻儿最后一点家底,选择了上吊自杀……

就像那个卖假药的药贩子对程勇说的,“我卖假药十多年了,只见过一种最大的病,穷病。”道尽了太多人有病不能医的辛酸和痛苦。

我们总说,生命是无价的,但活着的代价,可能是你想象不到的高昂。

据调查,最新的肿瘤治疗方法CAR-T保守约花费40万美元(折合约264万人民币);抗癌明星产品靶向药PD1每年约15万美元(折合约99万人民币);普通的治疗每月花费也要数万,而治疗和吃药往往还是长期的,不可中断……

现实世界里,生命不再是那般高贵。在大病跟前,贫富与生死紧密纠缠在一起,钱,就等于命。

没钱,连活着都成了一种奢侈。

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,走出电影院,人却依然是恍惚的。

想起影片里,患慢粒白血病的阿婆被警察叫去协助抓捕药贩子,她抓着警察的手说的那段话,戳爆了无数人的泪点。

"领导,求你一件事。求求你们别再查了。这药假不假,病人自己能不知道吗?

我得病3年,正版药吃了3年,房子吃没了,家人被我吃垮了,现在这便宜药才卖500,能救命……

药贩子根本不赚钱呐,谁家还能没有个病人,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?

我不想死,我想活着,行吗?"

得了病,要治,可是治不起。

不愿意再拖累家里,又不甘心去死。

两句话,把每一个大病当前的人,每一个生死抉择面前的家庭,有病不能医的绝望和穷途末路的求生欲,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影院里此起彼伏的抽泣声,大概是因为,这一切灾难祸患,太真了,也太近了。我们没有一个人,可以断言自己能置身事外。

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呢?谁又不想健健康康地活着?

复旦大学的教师于娟,曾经在乳腺癌晚期治疗期间,写下了“抗癌日记”,里面有这样一句话:

“在我患癌症做一次手术和三次化疗的痛苦日子里,我想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‘活着就是幸福’。我要好好活下去!”还有那么多未竟的事,还有那么多爱着的人……

死,反而一了百了,活着,才是最难的。

不是所有人,都可以轻盈地度过这一生。有些人光是活着,就已经竭尽全力。

常常想,如果这世界上没有病痛和意外该有多好。

可惜生活,常常毫无道理可言。

意外、灾厄,可能突然就发生,连招呼都不会打一声就将我们的人生一分为二。

前半程,是恣意妄为,黑白颠倒、三餐不定,冬天穿裙子,夏天不盖被子;后半程,是醍醐灌顶,是小心翼翼,意识到原来从前的种种都是对生命的浪费和破坏。

更可怕的是,站在厄运面前,你会发现,自己是如此渺小,又是如此不堪一击。

所幸的是,这个世界,正在慢慢变好。

许多抗癌靶点药已经纳入了医保目录。例如治疗乳腺癌用的赫赛汀,一个疗程从24500元降为7600元;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万珂从13600元/支降低为6116元/支。

生存不是理所当然,而是一种幸运。相对于那些在疾病痛苦之中,为了活着而挣扎的人,你我只是足够幸运而已。

活着,何其有幸。我们所能做的,无非是不负这种幸运。

“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,你会发现,任何的加班,给自己太多的压力,买房买车的需求,这些都是浮云,如果有时间,好好陪陪你的孩子,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,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,蜗居也温暖。”这是于娟“抗癌日记”里流传最广的一句话,也是她癌症晚期全身剧痛到无法动弹时的顿悟,也许值得所有人警醒。

生活还在继续,多陪陪爱你的人,照顾好身体,最后,也别忘了多赚点钱。

人生无常,好好活着才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。

素材: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

    + 关注

    + 订阅

   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

    微信公众号